这一年又过去了

好像是一个迟了很久的年终总结

都已经忘记了去年的自己做了些什么 

一年又一年过得太快 自己在逐渐丧失青春赋予的能力的同时

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

初老症状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有了明显的表现

够不到后背拉链的胳膊 

再也不会义无反顾的爱情

2015年年初的时候 去北京看了冬之旅 

住在赵一家 还偶遇了丁一滕 

还去国家博物馆看了罗丹展

之后 过年 过年永远都是无聊的日子

和大家聊天 聊到心窝里 

即使这是回到南京再不会感受到的感觉

但依旧记不住聊了什么

开始和小时候喜...

一个人在外面 有时候 还是会有点脆弱的 有乐天派说 要相信现在就是最好的安排 可我是个悲观者啊 我习惯于放大那些真实又无奈的东西 习惯于扒开很多假象去看内里 太讨厌粉饰太平 太讨厌自欺欺人 太讨厌相信美好

我从来都是用悲观的心态去看世界 所以 我会很容易接受这个世界

没有太多奢望和期待 失望自然也就少了 生活中的一些温暖 在我这里也会被放大 起码比一般人对温暖的感知要更敏感 我也很感谢生活中的惊喜

但还是那句话啊 我是个悲观的人啊 我并不觉得人生会被温暖包围 也不认为人生处处充满惊喜呀

悲观的人最会做的事 还是放大痛苦 然后咬牙挺过去
之后会觉得自己是个壮士 而在乐天派的眼里“ 那都不是事儿”!

不...

缘如晴雨 聚散两依

本来应该心情美丽的周末 却伴随着冷空气的来临 走进了一个让人无奈冷清的境地

自我设障的情况也应该存在“目前这种境况,我实在不能为你做什么”吧

于是在这样的心安理得里面还要不断的要求对方 

有点让人抓狂

既然障碍那么巨大 还不如放弃呢

即使自欺自人的告诉自己 有时候是喜欢吧

可是这分量太轻  在一次又一次选择的结果证明之后

不得不觉得 放弃也没有什么不好

就好像缘分来了 你要接受 

缘分去了 你也要接受呀

人 总是一个人呐 有的人陪伴你的时间长一些...

七月,你好。

都第三天了,才来迟迟迎接这个月份。

年中的开启,一个又可以立下“壮志豪言”的躁动时间。

你说夏天这么热,为什么我们会喜欢夏天?

六月底的时候,身边发生了很多变动。

自己有点不知所措。


星星 日出 和你

如果一篇文章用“终于”开头好像挺俗的

只是我还是想到的就是这个词 

里面有一年多的谋划和擦肩而过 失约以及种种

在负能量爆棚的日子里 选择远行去找你

点一支兰州 听民谣圣地的歌 看黄河 驾车去青海湖

希望能够看到用肉眼看到的银河 以及美丽而质朴的日出

和那些素未谋面却会觉得亲切的朋友喝上一杯

劝君戒酒 保护身体什么的

就要去看你了 好久不见

在你消失的日子里

于我 好像你像空气 无处不在 又消失不见

发去的”新年快乐“迟迟没有回应 便在这里说说话吧

那天和一个朋友谈起 男女之间是否有些真的有友谊 

他说 男女之间无非只有一些友好

男女之间嘛 定不会有像男人球场上 女人商场里的友情

只是 那份看似并不寻常的情谊 也还是一种友情吧

那要不然还有什么呢


有一次读到大冰的”乖,摸摸头“ 他说我们还有很多自己选择的亲情

而亲情和友情的区别 定在是那人为的分离了吧

那男女之间一定有这后天选择的亲情所在

即使你...

日语里“七”的发音是“nana”

HELLO DEC. BYE NOV.

年终的时候 矫情的人就会变的更矫情

总要写字

曾经 感恩节会写感谢的话 新年会写新年的祝福和愿望

年末的时候会像传统媒体一样总结很多很多的关键词

2014年却在2014年12月开始的时候就矫情了

过去的两个月 频繁的往来于

南京-北京-老家-北京-南京-上海-南京-上海-北京-老家-上海-南京-上海-南京

短短的六十天 看了两场婚礼 三场话剧  两场演出

短短的六十天 和旧情人的旧情人撕逼 和旧情人的本命星相遇  又因

21

都说戒掉一个习惯 需要21天
不过似乎不是真的
依然会随时随地的勾勒与猜测 担心身体 衣暖 吃睡 以及是不是有献媚者
她说 亲爱的你又在发呆 我说不好意思 累了 她凑过来的样子 那么像从前的自己
其实 人最难骗的是自己 感官 身体 味道 还有那些想念 一起吃过的摊 走过的路 去过的店 以前没记得这么清楚 现在没能力褪的干净 一座城就这么大 你能躲去哪 新的店 新的家 新的女人 旧的自己
对人对己都有阴暗的触感与冰冷 做爱都心不在焉
会蹲着和流浪猫对看 猫们都跑了 腿麻了的傻逼坐下抽烟
会想如果自己会查出来什么 如果是该把房子留给她 还是换成钱 让她去买答应过的小汽车 还有三斤阿胶 一部6 一个洗脚盆 对了...

约定

木芙蓉 名字比花儿美

信一封

给杨糯

养晦工厂:

那天你來見我我等你很久 我們點了熱飲照例寒暄 茶沒涼你慌著走 我想留你卻不知說些什麼 你走後下了雨我沒傘 你發了短訊來讓我躲著雨 我沒傘 所以你也不是真的在意我是否淋著 內心空蕩蕩的腦子氣得一塌糊塗 狼狽的我才發現無論是什麼樣的關係結束配套的情感卻不會隨之減速 它得慢慢地拋棄慣性 我們間的依賴彷彿根本與關係是兩碼事 我們一直想尋找一個合適的關係好光明正大地延續下去 所以在這一切都應當結束的時候才會痛苦不堪不知所然 這樣撒野的羈絆就像沒人管的野孩子 總得在泥巴坑里摔上幾個跟頭 才會曉得自己不是金剛不壞
這個世上憑什麼有人能無理由無條件地包容自己呢 會被寵壞會更壞蛋...

最怕的是承诺吧

这个夏天 理论上 是过完了

八月也早就远去

计划了很多天很多天的旅行 

最后没有真的实施

我没有成为那个第一个去兰州看你的人

当我们面对很多无可奈何的时候

还是选择了沉默

说好的那样

没有谁先出现 

但是却知道 都不会离开

说不清楚 这种大言不惭的安全感是哪里来的

你最后选了哪个姑娘 还是只身一人


我没有看到青海湖的油菜花 

没有成为你新房子的第一位房客

没有能够陪你去挑选家具

没有能和你喝酒吃肉

一切都在八月过去之后 才恢复平静


我感到了力不从心  ...

在别人的幸福里执着自己的难过 然后逃离 没有人的球场 没有谁的七月

七月 1

当五月十一号又一次被这种心里猛然抽一下然后醒来的情况弄醒时 我决定把它记下来 于是 这是第十九次 这个月的第一次 医学上应该是叫做心悸 真疼 晚安

抢咖啡的下午

昨晚值夜班 零点对着电脑打印贵重药品统计表时突然发现 就已经是七月了 感觉时间像是小时候捉迷藏时那个总是不按规矩 数到三十才睁眼找人的小伙伴 你都还没有准备好 他就已经出现了 然后他继续不按规矩走 你继续无处藏匿无计可施无能为力 还没办法和这王八蛋不玩了 回来关机一觉睡到这会 开机 找看病的 约吃饭的 就是没有我希望的对话 可是我希望什么 什么希望又该是我的 朋友圈里 说七月你好的 扯是非骂人的 两妹子秀恩爱的 还有那么多的世界杯和变形金刚 然后看到你的咖啡 如果我在 在你上图打字的时候 我会抢过来喝掉 然后再对着你呲牙 想想 这样过一个下午 也挺好 起来洗澡觅食去了 生理期不能洗头吃巧克力喝...

缪斯

又很久不写什么 好像除了有时看你早晨发的一张图一句话 叙述和阅读的能力都和我的感情一起私奔去了远方 有晚在酒吧和贾美男子把酒 扯起朋友和女人 让他去看余华的兄弟里李光头给宋刚说的那段 如果是为了喜欢的女人 亲兄弟敢抢也一样杀了的话 他问我难道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杀兄弟 不知道是不是我表达的不合适还是当时的表情太认真 我说如果你敢碰我的女人 我也一样杀了 于是 第二天我就变成了他们会杀人的小伙伴 可我知道 她终有一天 会是别人的 和别人一起吃饭喝酒看电影 拍照旅行喝咖啡 拥抱亲吻牵手做爱 招摇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悄悄的藏在只两个人的世界 腻歪并依赖 吵架和习惯 而我能做的不是杀了什么人 只能半夜醒来看...

讲个故事

讲个故事给你听

可是我有点记不清

发生在2012年 那时候还有些天真

现在罹患严重的彼得潘综合症

心底里的状态已经从青少年时期的天真 到了儿时的幼稚

好像很勇敢 其实很怯弱 什么都害怕 什么都不想承担


2012年5月的时候 和我父王大人大吵了一架

有一次他酒醉以后我们两个大打出手 结果被打到流鼻血

那段时间很难过 因为以为会爱上一个新的人

结果遇见了一个人渣


这个故事很短 故事的结局是我都把这些事情忘记了

在我后面找到一个本子 把这些记得清清楚楚 

时间...


有很强一股孤独感涌来
接都接不住
所以我就哭

哭完也没有好 因为我知道我无依无靠
从很久以前就已经是这样子了

所以 我一直让自己活得坚强
让自己活得看起来不要被空虚吞没
不要被毫无依靠的无力感带进深渊

所以 我必须站得像个士兵 一个人站岗的士兵

有时候太阳暴晒 有时候大雨倾盆 就会觉得
好累 好辛苦

好想倒下 就那么倒下 再也不起来

他走了以后 会不会有新的开始 我不知道
我就像个看过很多影视剧的脑残姑娘
在脑内放映我们各种爱恨情愁
回放那些少的可怜的都不知道值不值得回忆的片段

我记得那么清。真希望就是昨天。

我不想碰爱情了。

看到以后会释然一下

与其攀缘,不如随缘。你路过我,我路过你,然后,各自修行,各自向前。---《半生素衣》

知己都在远方

ID

来讲故事给你 这会听张学友的外套 突然觉得很久没有看到大雨漫城 不过 倒是这里的洒水车很有名 对了 说起阿波罗 孩子时会希望做Mars 现在 只想做个能普通生活有点钱的的秃头大肚子 扯远了 开始讲 从前有一对情侣 女的经历过很彻底的感情 没有结果 于是只想找个合适的人安定 男的却很喜欢 虽然有时身边的人会劝觉得各种不值得 可有些喜欢 是命 后来经历了各种坎坷 姑娘觉得很辛苦想放弃 可是男的很坚持 于是有了后来的很多事 女的心理暗示很重 从来不敢看惊悚恐怖的电影 有天突然想看一部 于是男的推荐了致命ID 因为没那么恐怖 结局也有感觉 后来一起看完 女的害怕去上厕所了 出来时找不到男的 电话也突然...

你的穹顶是晴还是雨

生病了,从嗓子疼,到整个人都废了。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说崩塌就崩塌了呗。

我讨厌生病 是因为只有这时候才会觉得一个人生活是孤单的 有点会害怕死了很久都不被人发现。

外面的世界大雨磅礴。南京就这样狠狠地下了一周雨,怎么都不停,怎么看天,他都不理。

我知道等到阳光普照蓝天白云,我依旧没有心情欣赏。因为整个生命的苍穹现在漆黑一片。

楚门的世界里 最害怕自己做了自己的导演

我也想醉生梦死
可是南京下着雨
这儿的wagas没有酒

only. God. know. how. much. l. love. you

只有神知道我多爱你 那么 是不是只有神知道我真正爱谁 不喜欢自己 可是我喜欢一个女人 阴天里的莫文蔚 还是拥抱里的五月天 在你遇到之前 你永远不知道 没有人可以一直住在永无岛 最后都会长大

醉生梦死

我是小二逼 专门犯傻逼

我想起花粥的老中医

春天来了野猫开始不停在楼下叫。

去年和今年忘掉好多人的生日 曾经从来不会这样 以我的性子 我对此会觉得很内疚 因为我总觉得可以给我温暖的事应该也会给别人温暖
然后先入为主的也会认为 自己的疏忽也会让别人感受到疏离

等自己成了这样的人以后 就觉得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 就那么回事

之前想找你说说 “那么回事儿”的事 累觉不爱不管有多么网络化 它一定是个好词 我都要厌世了 不过这累可能来自于欲望 追求不得。

今天一天里 竟然和熊孩子一起玩了翘翘板 忘记去打银行流水 还对本来不该吃醋的事情吃醋

说好的强大内心又被二逼的脑袋打败||

有时间回复你可怕的问题 我为什么看到你的留言 一下想到了 阿波罗...

其实我不知道

有空重新看遍楚门的世界吧 看完告诉我哪个场景 最让你害怕

© Summer Forever | Powered by LOFTER